我不知台灣的流浪者為何流浪,因為沒有那張敍說淒慘遭遇的紙張;但我總會要求孩子,當要給錢的時候,對方坐在地上,你必須蹲下給然後說謝謝,對方站著,給,說謝謝;感謝他成就了你的慈悲和懂得珍惜及分享。

      人,總有不方便的時候,因為"不能"而讓自己的羞恥心和自尊麻痺,是萬不得已;"尊重"的心,不會因為對方外在的形體改變而有所分別,那是一種態度,有一天,也許他會改變,那我們就可以感謝上天爺爺給我們機會,成為別人溫暖的陽光。

                                     千惠20110226

\\\\\\\\\\\\\\\\\\\\\\\\\\\\\\\\\\\\\\\\\\\\\\\\\\\\\\\\\\\ 

父愛從不曾卑微    文/葛 閃

見過一個城市流浪者,是在小城最繁華的商業中心。他蜷縮在被繁華冷卻了的一隅裏,滿臉滄桑、胡渣叢生,蜷縮著一條腿,癱坐在地上。面前,是一個缺了口的藍邊碗,裏面零零散散地躺著一些硬幣。除此而外,和很多城市乞討者一樣,他身前的地面上,也鋪有一張敍說淒慘遭遇的紙張。

又是一個可憐的城市流浪者!我不自覺地將腳步挪向他,從錢包裏拿出了一張十元面額的紙幣,坐下身子,本想將錢放在他面前的藍邊碗裏,又怕一不留神被風給吹走了,於是就輕輕塞到他的手中,輕聲說:“兄弟,拿好了。”

他突然怔住了,就那麽呆呆地望著我,滿臉的驚異。良久,才伸出那雙儘是被滄桑描摹得枯黑的手,接過我手中的十元錢,又緊緊握住我的雙手,沙啞著嗓子向我道了聲謝謝。

或許,他面前的藍邊碗裏,很少有像今天這樣有過十元面額的錢幣;抑或,很少有人蹲下身子,將錢輕輕放到他的手中。要不然,他沙啞的聲線裏,怎會有明顯的哽咽的味道存在?

我點了點頭,剛想縮回手站起來離開,卻發現他仍然緊握住我的雙手,眼神裏倏地溢著乞求的色彩,輕聲對我說:“大哥,求你件事好嗎?”說完,他將手指向不遠處,一個倚靠在商場牆角的正在看書的小男孩。“那是我兒子,早就輟學了,但這孩子不省心,還是喜歡看書。”

“你是想我買本書給孩子看看?”我自認爲讀懂了他的心思。

“不不不,”他不斷地擺著雙手,“哪敢呢,俺不敢麻煩大哥您。俺就是想,等會兒我把孩子叫到我身邊看書,然後您能再把剛才叫我‘兄弟’的那句話,再當著他的面說一遍嗎?”說完,又將十元錢塞到了我的手裏。

這下,輪到我犯糊塗了。他看出了我的不解,連忙向我解釋了起來。

他說他在好幾個城市都流浪過,每天收穫的除了微薄的施捨,更多的是城裏人對他的白眼和鄙視,甚至是辱駡。不管如何,他從來都沒落過一滴淚,因爲這些,他都能撐住。更因爲,他不想讓兒子看到他的傷痛;然而,他撐不住的是,在他決定帶著孩子流浪之前,就和兒子說過,這個世界好人很多,溫暖很多。然而,無情的現實,卻總是讓兒子被城裏人的冷漠包圍著。他不想讓兒子幼小的心靈裏,早早就種下冷酷的種子。他更想的是,讓兒子幼小且冰冷的內心裏,能有陽光照進,能有溫暖慰藉。

他說完時,我的鼻端酸酸的,立馬就點了點頭,起身暫時離開。

當我看著他將兒子叫喚過來時,就裝作不經意地經過,然後又裝著看了看他們身前敍說遭遇的紙張,從錢包裏抽出了張面額五十的紙幣,塞到了他枯黑的手中,鄭重地對他說:“兄弟,拿好了”。

這次,是我緊緊地攥住了他的雙手。臨走的時候,我還親昵地了摸了摸他兒子的頭。

當我的身影快要從他的視線裏消失時,我回頭一望,看見他和兒子在說著什麽。他的兒子,一邊聽,一邊不時地點頭。那張微黑且滿是灰塵的小臉上,溢滿了笑容,像是暖暖的陽光,有著甜甜的味道。

我知道,這個叫做父親的城市流浪者,在被生活和現實的逼迫下,即使再貧困,因了一份愛,亦不會掉下一滴眼淚;即使再卑微,亦因了一份愛,變得高如山嶽,重勝千鈞。

《宿遷日報》2011年11月4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徐德 的頭像
徐德

千惠的有空逛逛 國立空中大學高雄中心 青少年心靈輔社

徐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