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畜牧大亨都不敢吃自己養的牛肉!那你呢?
 

    我是一個第四代的酪農業者兼農場主人,在

 

蒙大拿州一個酪農場裡長大,並且在那兒經營一

 

家肉畜養殖場達二十年之久,關於這個國家的牲

 

口是如何被飼養長大,肉類又是怎樣被製造出來

 

,我可是知道得比誰都清楚。 


   

 如今,我是國際素食聯盟的主席!
 

     當然,我也曾經跟旁邊那個傢伙一樣熱愛享

 

用我的牛排,不過,如果你和我一樣清楚知道這

 

些牛排是由什麼變來的,以及它們會對你產生什

 

麼影響,你大概就會和我一樣成為一位素食者了

 

!還有,不管你相不相信,身為一個完全不碰任

 

何動物性食品的純素者,現在的我比以往享受到

 

 

更多「吃」的樂趣。 


   

如果你是一個身在美國的肉食者,我想你有權利知

 

道,你跟你所吃下肚的牛其實有著某些共通點,那

 

就是——它們也吃肉!

 

    當一隻牛被屠宰時,它全身大約有一半左右的

 

重量不會進入人類的肚子:

  
包括胃腸、內臟、頭部、四蹄、角,還有骨頭和血

 

。這些人類不吃的部位都被倒入牲畜處理的巨型研

 

磨機中,此外,凡是農場裡發現生病的牛或其它牲

 

畜,下場也是一樣,只不過病畜是整隻一起丟下去

 

。牲畜處理是一個年營業額高達24億美金的產業,

 

每年要處理2,000萬噸重的動物死屍。在美國,動

 

物的屍體不論是被瘟疫蹂躝得多麼面目全非,或是

 

被癌症折磨得多麼不成獸形,還是多麼極

 

盡的腐敗骯髒,牲畜處理業者都會張開雙臂歡迎它

 

們。除了農場牲口外,牲畜處理業者的另一個主要

 

處理對象,就是安樂死的寵物——每年都有600萬

 

到700萬的貓咪和小狗在動物收容所裡結束生命。

 

最後,巨型研磨機裡的成員還要加上被動物防制機

 

 

構捕捉並安樂死的動物,以及捕狗大隊沿街捕殺的

 

犧牲者。

 


  1997年8月,牛隻海棉樣腦病變(即俗稱的狂牛

 

症)疫情逐漸擴散,為了因應民眾日益高昇的惶恐,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發佈了一項新法規,明

 

文禁止用「反芻蛋白質」(以反芻動物煉成的蛋白

 

質)來餵養反芻動物,因此,就這道禁令被實際執

 

行的程度來看,我們再也不能把牛變成「同類相食

 

」的動物了!牠們將不用再吃牛、棉羊或山羊的屍

 

體,不過牠們仍然狼吞虎嚥著與自己同種的動物屍體

 

所磨製的飼料,包括死馬、死狗、死貓、死豬、死雞

 

、死火雞,還有牠們的血和排泄物。全美國9,000萬

 

隻肉牛裡,大約有75%的牛仍舊被餵以動物屍身加工

 

 

煉製的飼料來「加強營養」。 

 

 

在飼料中摻用動物的排泄物是非常普遍的情況,因為

 

 

牲口業者發現,要處理他們產業每年所製造的1.6億

 

 

噸牲口廢物,這是最有效的方法──阿肯色州的農場

 

每年平均要餵牛吃超過50噸的雞糞。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曾報導過一個阿肯色州的牧

 

場主人,說他最近才購得一批由當地雞農在雞舍地板

 

上收集到的雞糞,重達745噸!他把這些雞糞和少量的

 

黃豆殼混合後,餵給他的800頭牲口,好讓這些牛能夠

 

「肥得像一顆顆奶油球!」他進一步解釋道:「如果我

 

 

沒有這些雞糞,就得賣掉一半的牲口,因為其他的飼料

 

實在太貴了!」了解了嗎?如果你是一個肉食者,這就

 

是你的食物所吃的東西!

 

吃下生病或不健康動物的肉,對人類致病的程度有多嚴

 

重,我們所知並不完全,但我們清楚知道,有些疾病(

 

例如狂犬病)的確會經由宿主動物傳染給人類;此外,

 

一般的食物中毒多由常見的「出血性大腸桿菌」這類微

 

 

生物所引起,只要食物受到排泄物污染,就會造成中毒

 

,每年平均有9,000個美國人因此死亡,而大約有80%的

 

食物中毒事件是由腐敗的肉類所引致。如今,我們還知

 

道,狂牛症不僅能「跨物種」傳染,還能在人體內創造

 

出新的變種病菌,引發足以破壞腦部並致人死命的賈庫

 

 

氏症(就是人類狂牛症)。

 


  有趣的是,如果你敢在這個國家裡說出事實,那就

 

等著吃官司吧!1996年4月,我坐在「歐普拉.溫芙蕾

 

脫口秀」(The Oprah Winfrey Show)的錄影舞台上,

 

看著滿滿一攝影棚觀眾的震驚表情,因為他們有生以來

 

頭一次聽說我們正把牛變成同類相食的動物。「現在,

 

」我解釋道:「我們正走在英國走過的同一條路上——

 

花十年的時間把狂牛症當作公共關係議題來討論,而不

 

是針對它作些實際的應對處理。 

 


在美國,每年有10萬頭牛在前一晚還好端端的,第二天

 

一大早卻被發現暴斃在牛舍中,這些牛大都被磨成粉末

 

,然後再餵給其他的牛。這其中只要有一隻是狂牛症患

 

畜,就可能傳染給數以千計的其他牛隻。」歐普拉自己

 

也是大為震驚,只能簡單的說:「牛是草食性動物,牠

 

們不應該吃其他的牛……這讓我再也吃不下任何漢堡了!」

 

 


當天舞台上,坐在我旁邊的是「全美牛肉生產者組織」的

 

代表蓋瑞• 韋柏 博士(Dr. Gary Weber),他負責向閱

 

聽大眾保證我們的肉類絕對安全。我對這傢伙感到有些抱

 

歉,因為當天他幾乎完全沒有施展的餘地,他無法反駁我

 

所提出的「我們一直都在餵牛吃牛肉」的言論,只能指著

 

一位不斷喘息的觀眾說這個問題不適合拿出來嚇人,希望

 

藉此淡化這個事實。後來在進廣告的休息時間裡,他私下

 

 

告訴我說他同意我的話,我們的確不應該把磨碎的牛屍加

 

到動物飼料裡。 

 

 

   然而,到了6月初,一群德州的畜牧業者還是提出了

 

一紙告訴,被告除了我之外,還有歐普拉和她的製作公司

 

「哈珀傳播公司」(Harpo Productions),控訴的罪名是

 

「毀謗食物」!看來德州的畜牧業者和德州農業部顯然是

 

認為,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中保障言論自由的規定,並不

 

包括允許人們說一些關於牛肉的壞話。由於牛隻期貨市場

 

價格明顯下滑,原告控訴我「散發詆毀牛和牛肉的言論,

 

致使他們遭受恥辱、困窘、自尊心受損,以及精神上的痛

 

苦和極度鬱悶」,而根據德州的「誹謗食物法」,搜證的

 

重擔基本上是屬於被告的責任。

 


1998年1月,德州阿馬利羅鎮召集了一支陪審團,要在眾

 

多法案中決定我的言論是否有違背「合理確實的科學研

 

 

究、事實或資料」——這是衡量證據的標準,不過有一

 

個非常明顯的事實是,科學界本身對許多重大議題就存

 

在有許多岐見爭論,這些岐見現在當然也存在於狂牛症

 

事件中。


  

 

陪審團沒有接受他的邏輯。1998年2月,經過長達六個

 

小時的討論,陪審團認為我們不需要負誹謗罪名與賠

 

償責任,漫長的審判終於宣告結束。 

 
身為一個曾經被控為「食物誹謗者」的人,我可以告

 

 

訴你,在這場荒謬的法律訴訟背後,隱藏著一個醜陋

 

的事實。美國人從小的教養讓他們相信有人會為他們

 

的食物安全把關,令人恐慌的真相是,負責確保我們

 

食物品質的是美國農業局及食品藥物管理局的責任,

 

這些官僚體系不但效率低落,而且其行事一向被認為

 

不像公僕,反而更像是肉品及乳品工業雇用的員工。

 


  我從一個肉畜養殖業者變為畜牧業的復仇女神的

 

過程,是一段非常奇特的旅程,它帶我離開閹割小牛

 

的生活,去體驗華盛頓政治圈的挫敗險阻;讓我從高

 

科技農業的擁護者搖身變為其執業者的控訴對象。 

 

我不會假裝瞭解旅途中每一次衝擊的意義,有時我甚

 

至覺得自己在前半段旅程裡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但我可以非常確定的說:這條路上所有的路標都與

 

我的健康有關。每次我以直覺作出一個能促進身體健

 

 

康的決定,都像是一道燦爛照耀的光明,引領我走向

 

 

一條最後證明是棒極了的康莊大道。


  我寫這本書最大的目的,就是要與大家分享我所

 

 

學到的經驗——對我們個人健康最好的選擇,最後如

 

何變成對我們所居地球最好的選擇。 

 

雖然有太多美國人遇到的第一個關於自身健康的抉擇

 

,就是非常嚴苛的問題——要做心血管外科手術還是

 

血管清理術;或是選擇化療還是放療,然而事實上,

 

 

我們每天都在有意或無意間做許多選擇,這些選擇會

 

決定我們將通往那痛苦的抉擇,還是另一個更幸福的

 

 

結局。當然,我們的每一次選擇,也都決定著這副

 

 

身體將得到什麼樣的養料。

 

 


  要如何確定我們的選擇是正確的呢?那就得從認識事實開始了!

 

 


  【文∕圖:柿子文化《紅色牧人的綠色旅程》,作者霍華.李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徐德 的頭像
徐德

千惠的有空逛逛 國立空中大學高雄中心 青少年心靈輔社

徐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